坚强是好事吗,不觉得,好事是不需要坚强,就算是软弱都能过得好。

就像那句话,苦难是好事吗?没有苦难,才是好事。

但是,被人说“长沙这么便宜,你都买不起,你是个废物”还是会难过的。这个难过包含太多太多了。

说句真话吧,成年人的世界存在太多,你很努力很努力都得不到的东西了。所谓的越努力,获得的越多全是读书的时候,老师用来诓骗我们的。

而且有时候,不努力的人,却获得比你还要多。

即便是如此不公平,但是为了生存,你还是得加倍努力,才能好好活着。

所以做人,真的很难,时代在变化,难度也在加大。

一句句关切敲打着窗外

你有在办公室里哭过吗?

我没有,有过几次忍到极限,又从头忍了下去。后来,职场教会我“会哭的孩子有奶吃”,但我始终只懂笑要笑得漂亮,要争气。

对,争气。在我本命年之前,我的人生基本上是围绕“争气”两个字进行的。打压、辱骂我,好,我争气,死都不哭;看不起我,没关系,我争气,不能输……排挤、校园暴力、来自父母的冷暴力,亲戚的奚落都好,无论如何,姿态一定要强硬,因为人人都是欺软怕硬的。只有足够强大,你才能保护自己,也只有你自己能保护自己。

的确,对比很多很多很多的人,我遇到的这些其实根本不算什么。但都有想过,为什么偏偏是我,为何不能像别人一样拥有顺利的人生?之前生病的时候会问,现在不会了,哪有什...

美队x你 给美队看见我一个人在逛MUJI

*很久之前写的,不一定有后续

01 为什么MUJI会招你进来上班!

Susie走入位于步行街的MUJI,最先留意到的是那一对硕大的胸,这对胸的主人穿着最简单的白T恤,正在给一对姐妹介绍喷雾分装瓶的喷头。什么时候MUJI的店员变得这么有商有量了还纡尊降贵来介绍……介绍喷头?Susie终于把视线从他的胸移开了,落到那对姐妹脸上,真是洛杉矶大妹子呀!妆画得真是美,那个眼影颜色她就想买很久了,可惜一直断货。

思及于此,她的思绪才稍微回归正常,这一切都不太对,她怎么一觉醒来就出现在美国境内了呢?

她明明是在罗斯托夫搞通、灵研究啊!怎么就从俄罗斯“唰”一下到美国了?!她低头扫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装备,...

既然胡打脸表格这种狗逼垃圾回锅肉都能被带回威斯特法伦,凭什么全世界最好的库巴酥饼蚊蚊小拦截红红金总还有其他那些我因为此刻太生气想不起名字的优秀球员没有被带回来?!

请问双方高层是在洗黑钱,还是在跳傻逼双人舞?

恕我直言,这两个人先不说配不起威斯特法伦球场,首先就不配拥有罗伊斯这么好的队友!

就医指南,没写。然后我又重新吃药了……就随遇而安吧。

是该准备写一下我的就医指南了

我决定放弃治疗啦!

因为这两种生活我都不想过,所以我打算试试会不会有第三种方法苟延残喘。

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更新过球拟或者球员乙女向的文了,今年过得浑浑噩噩的,清醒的时刻不太多,不过管他的,反正2018年也快过去了。

明年会更好的,明年也会回来这里编点故事。希望明年这里,不再是我写治疗报告的地方哈哈哈哈哈!

记一段凌乱的想法

一间真正意义上属于自己的房间。

总算在这个家里找到“此心安处是吾家” 的感觉了。我妈问我,怎么老是说得好像自己没有家一样。当时餐桌上我和弟弟都在发言,我比我弟弟好些我很早就有自己的独立房间,我弟弟到了高中才有属于自己的有门的房间。所以我们都说出了自己觉得每次回家,都没有百分百确定这个房间是自己的——我妈的衣柜太多衣服太多。我们都理解也表示没关系,但是我妈听完我们的吐槽,好像有些伤心。

所以沟通真的很重要,虽然我妈有点伤心,但是能让她明白所谓的尊重隐私,并不仅仅是表面的那些行为,还包括“专属”自己的私人空间——家俬,自己选的家具。

只有花自己的钱,才能让别人无话可说。

我和弟弟...

啊,没有人比我更想好起来了吧

吃药也快半年了,有好的时候也有坏的时候,虽然坏的时候更多一些,不过都算是勉强能活着。难受的是让人提不起精神的是,活着毫无目标,也没有什么指望,更别谈什么理想,连努力都鼓不起劲儿。

做什么都没心思,连起床都很困难,每天坚持去上班都能感动自己了。我唯一想的是,如果不上班就送我入院吧,将无所事事进行下去。

今天看完妇联3,只想让灭霸把我也算在团灭的那一半人类里,这样就没有痛苦了。一边吃药续命,一边找不到生存的意义,每天郁郁寡欢无所事事又萎靡不振。大家都说这只是情绪感冒,会好起来的,只要去治疗,但是没有人给我什么希望,告诉我,这个感冒的尽头会有好事发生。

哪有人会天天感冒呀,只能说情绪的免疫力也

每次看卡里乌斯守门我都想抽起一个大板凳狠狠扇他,真的很气!!

雨那么大,来我家喝酒吗

今天的雨好大啊,闪电照在了啤酒罐上,让绿色的难过变成了银色。

如果不能喝酒,这漫长的一生要怎么样才能过得完?

不清醒有不清醒的好处,就像没有人会不打麻醉针拔智齿那样。


【杨文韬/球拟】大概他也不是很爱我(一)

*我没疯, @叶钊 这个是我的护卫她最近很想吵架

*冷门CP是因为综艺节目碰上欧冠抽签

*黄子韬+皇马=韬皇 杨文昊+马竞=文竞 

*应该不会有二

欧联的抽签结束之后,文竞径直离开了会场,大手一把推开了休息室的大门,果不其然早已拿到抽签结果的韬皇等在了那里。

亮如白昼的灯光下,韬皇穿着一身黑的正式西装坐在棕色的皮质沙发上,嘴里叼着一根还未点燃的烟,神情漠然地凝视着虚空的某点,此时听到声响才缓缓地侧过脸来看他。今天穿了一身纯白的反倒是文竞,方才还气喘吁吁的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轻轻地把门带上后,他从运动外套的口袋里拿出打火机。

韬皇原本落在文竞脸...

已经习惯跟抑郁症和平相处了吗?

还好。

一些我的新状况

昨天看医生之后医生给我开了新的药美时玉,昨晚吃了,终于睡得很香了,但是副作用太强大了,今天起床的时候根本没法起来,头痛、疲乏感、头晕、有点恶心、骨骼肌松弛/疼痛、头部沉重、全身乏力、鼻窦炎。

幸运的是,我的食欲匮乏和失眠焦虑等因为服用百忧解导致的副作用已经减轻不少。

再撑两周就能回家了,加油!

开始追星,追infinite,开心!

一些进度

吃药已经一个月了,除去刚开始那段时间被恶心反胃等副作用折磨到想放弃之外,吃药的第二周到第三周情绪都变得可控而且稳定了,整个人算是比较正常且有意愿继续活下去。轻生的念头已经减少了,但是这两周的副作用变成了焦虑震颤异常做梦失眠等等生理上的痛楚。

情绪是正常的了,也不会很低落,昨天晚上还是非常开心的。但是我本来就有的神经衰弱和焦虑症因为百忧解变得严重了,不依靠优菲无法入睡的状态。但是我的态度是积极的,所以我也不是很担心害怕,挂了号星期六去看,我的情况也细致记录了到时反馈给医生就好。

换一种药或者减轻剂量,加一个治疗焦虑和一个治失眠的药,如果有必要的话让医生安排物理治疗。

嗯,还有就是别瘦下去了...

自然都是我的事

说实话,到了此时此刻我对于我自己患上抑郁症这件事还是没有实体感,觉得是假的,不相信。

这怎么可能,我呀,性格活泼外向爱笑没心没肺,读书的时候一直都是同学里最闹腾的,兼职做得都是促销还有火锅店里最热情的服务员,出来正式工作都是同事眼里忙到飞起还是很有活力的职工……

可,还是被选中成为患者。

虽然我这个人缺点不少,可我始终不是个坏人啊,可偏偏是我。

这种痛苦,真的越加深厚,越是让人难以置信啊。这种事事顺遂,平平安安,故意避开深刻压抑的新闻,都还是阻止不了病情伸手把你的心脏攥住,然后把你从正常的情绪里往下一扯,把你扯到深渊里狠狠地放在地上摩擦,哪怕你求饶、你积极对症下药,都只会让你脑海里只有

我住在南方,那里总是许多琐碎事

工作日下午坐公交途径好几个以前上过班的地方,恰好网易云随机到达达的《南方》,从“我住在北方”开始,接着是“我第一次恋爱是在那里”,再到“每天都有新的问题”……

小的时候被大人们洗脑,“出了广东”都是北方,“会下雪会零下的地方”都是北方,当初一意孤行要到这里读书工作,最开始的孤独和艰难都一一捱过,从港普到塑料普通话,从吃酸辣粉都会哭到面不改色跟同事吃口味虾,从一切都正常到逼自己到死胡同,从一往无前到瞻前顾后。

这些都发生在南方,发生在这个南方,没有海也已经很久不下雪的南方城市。热的时候很热,冷的时候也很冷,这个城市只有两个季节。夏去冬来,今天一算居然都四年多,快五年了。

只有我自己知道这些...


我也想要那种人人都有的easy life

【粘粘】眼红馆

*给雅丽的,很遗憾没能写到一万字

*额,别挑错,资料来自搜索引擎,剧情瞎掰

01

她在年初的时候去了一趟香港,适逢某个当红组合在红磡体育馆举办演唱会,整个港岛似乎都沉浸在这股热烈的气氛里,街上随处可见的画报都是那个人洋溢着笑意的面孔。他似乎做到了曾经说的那样,她走到哪里,只要抬头就能看到他的程度。

那时还把他的话当梦话来听,是真没料到,他当初的愿望有朝一日会达到吧。


02

遇到Salih的时候,她刚失恋,原本有婚约的未婚夫突然被她发现有一个三岁的女儿。那一霎的心力交瘁和被背叛的痛心击倒了她,其实这段感情应该体面的分开的,然而谁都没有给机会她演一个优雅而动人的失婚人士...

【招财9】过云雨

*给肥佬姜的生贺

Cassie打开雨伞走入雨里,进入夏天之前这个城市总要经历一段时不时太阳雨的日子,明明天上还挂着一个热浪阵阵的太阳,偏偏地上却是湿了又干,干了又湿。如此反复本地居民Cassie都有些招架不住,小小声地在嘴里咒骂着这天气。许是过于专注地上的积水,而伞面过大,不其然地和另一个人的伞撞上了。

霎时间水花四溅,红色的小皮鞋的主人踩了一身的水给前面棕色皮鞋的先生,Cassie抱歉地抬起头却撞进了一双深棕色的双眸里去,眼眸的主人有着情深到极致的眼窝,当他默默无言地注视着你时,你会误以为看到最可靠的承诺。

然而,他和她都知道,这些都是假象。

他会爱我,但他也会像我这样爱其他人。...

【球拟】德国散打协会杯:多特蒙德金毛Tony队vs法兰克福黑发柔顺Jacky队

1617赛季的德国散打杯在五月底举行,为期一年的选拔,多特蒙德金毛Tony队和法兰克福黑发柔顺Jacky队从五十多支球队中脱颖而出,进入总决赛。

参加这个比赛的队伍都是全国各个城市的理发代表店,他们的风格基本上是代表了那个城市的年轻男孩的流行指标。

就拿今年进入总决赛的两个队伍里的多特蒙德代表队来说,他们的风格是金发、普鲁士榛子头。可以说,他们队伍里面就没有人不会做这个发型,所以发胶也是全国所有队伍里面消耗发胶最多的。

用他们的队长施梅尔策的官方发言来说,多特蒙德离开了发胶是不能活下去的。

多特蒙德可以走到决赛,他们的发胶赞助商彪施华蔻马功不可没,如果没有这个赞助商源源不断地位他们提供...

扫把头,没良心!

在扫把头拉黑美茹的第十五分钟,她雇了一个黑客把他的所有的上网设备都黑掉了。

于是,当扫把头和朋友庆祝完毕回到家,发现自己手机、电脑、派全线阵亡,屏幕循环播放着一段话——

“活该你失恋!”

翌日,全意大利的论坛都知道扫把头把自己个人站的站长拉黑了。坛友们纷纷表示,这位门将是不打算在圈里混了吗?

我帮你卖安利,你拉黑我?

哼,不粉你了!

昨天在B站看刘亦菲X赵寅成的剪辑,故事是改编自匪大的今生今世,以前读书时候非常讨厌青梅竹马的设定,所以一直没看。今天买书的时候,看到试读那几段,真的觉得写得太流畅太好看了。

不过是几句话而已,就很有戏了。总感觉里面是有感情的,不像很多言情小说的行文,是看不出有什么感情,干巴巴还不如下午的面包。

找不到人聊匪我思存,总感觉大家都认为耽美或者严肃文学才是政治正确。好看就是政治正确,载体倒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

【球拟】姜饼人的来信

*圣诞小贺文

*德西利奥X姜饼人(来自未来的AC米兰)友情向

*给姜姜小天使 @一块生姜姜 

德西利奥收到一封信。

一开始他其实不打算拆开那个圣诞老人款式的信封的,因为圣诞节还没到,如果提前打开,里面的祝福也跟着跑掉了怎么办?

十二岁的德西利奥是AC米兰青训的一员,每天学校、训练场、家三点一线的生活整齐又充满干劲,因为除了成为AC米兰的一线队队员之外,他这个年纪暂时还没想出其他比这个还要远大的理想——比如成为世界一流后卫之类的,又或者……世界和平?

继续说那封信,现在距离圣诞节还有整整一周的时间,这封信就躺在了他家里的信箱里,并且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这封信是被投递员

【球拟】今日食咩?(今天吃什么?)

*前半段写的时候心情巨差,后半段因为昨晚酥饼搭地铁的相片有改变

*渣文笔,很短很短

*Dortmund这里的设定就是中二少年,读书少那种【笑ry

Neven在离开北威州之前依言赴约,去见相处了八年的老伙计Dortmund,他们约在城里的一家中餐馆见面。所以他没有穿西装打领带,而是尽可能轻装上阵去见他,是的,去见一面然后告别。

离开这个相处八年的城市,那股不舍掩藏在Neven平静没有波澜的眼底里,他稀松平常地笑着,仿佛这不是一件大事,而是在煎蛋过程里熟练地翻一个身而已。他那双蜜色眸子被半阖的眼皮盖住,浓密的睫毛更是遮盖了他大部分的心思。

Neven幽幽地叹了口气,然后不急不躁地等候红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