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都是我的事

说实话,到了此时此刻我对于我自己患上抑郁症这件事还是没有实体感,觉得是假的,不相信。

这怎么可能,我呀,性格活泼外向爱笑没心没肺,读书的时候一直都是同学里最闹腾的,兼职做得都是促销还有火锅店里最热情的服务员,出来正式工作都是同事眼里忙到飞起还是很有活力的职工……

可,还是被选中成为患者。

虽然我这个人缺点不少,可我始终不是个坏人啊,可偏偏是我。

这种痛苦,真的越加深厚,越是让人难以置信啊。这种事事顺遂,平平安安,故意避开深刻压抑的新闻,都还是阻止不了病情伸手把你的心脏攥住,然后把你从正常的情绪里往下一扯,把你扯到深渊里狠狠地放在地上摩擦,哪怕你求饶、你积极对症下药,都只会让你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

那就是去死。

在我还是个对未来充满希冀,哪怕眼前再多荆棘还是会朝目标努力前行的年轻人时,我绝对想不到将来有一天,我的理想会变成——早日去死。

谨遵医嘱,吃药治疗,努力规避负面,可这种病你根本就没有一个可控的抵御方法。无边的绝望啊,像是潮水漫上来,淹没你。你不知道这一波涨潮要到什么时候退潮,只能熬,只能等。

周而复始,看谁先倒下。

我已经很努力了,也找到方法努力,可我不知道这个努力的尽头到底在哪里……

评论 ( 2 )
热度 ( 1 )

© 溶于烈风的雨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