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拟】But mama, I in love with a criminal.

切尔西(基友提供),武汉卓尔(看名选的),拉郎配bg向。

1、我有一盒13年夏天的立顿红茶。

卓尔准备跟德甲男友Bayern扯证,对于这段恋爱的修成正果周围的人都是乐见其成的,对方是行业领头羊,坐拥安联球场,每年对国家队输出了半壁江山的队员,让其他行业的公司占不到位置,长相周正。最大的黑点应该是对手下的调教无方,拥护者大多低龄化参差不齐且招黑,德甲共荣傻白甜粉……

当然这个缺点在其他人身上也存在,所以卓尔的好友,家人都不认为这是什么大问题。一旦卓尔对此有不满与男友一言不合吵起来,她的家人都会站在男友那一边。
这是不对的,她心里喊着,但是又有另一把声音说,这些是很正常的,你是成年人了,别小孩子脾气。

只要忽略这些内在,他本质是一个十分优秀的男人,值得托付。
卓尔的爸爸年轻时是武汉 punk的开山鼻祖,妈妈是爸爸的乐迷,所以卓尔自小是在punk的氛围里长大。

剧情也是贴合电视剧,随年岁渐长妈妈不再爱听朋克、摇滚,改听流行曲,但求现世安稳,不想女儿走自己的老路,深知,这条路不太安稳。

而父亲,自始自终都没有忘记自己是个什么人,虽然已经不再如年轻时那般愤世嫉俗,非怎么怎么样不可,但心里有块地方始终留给自己的最爱。

对于卓尔的动摇,父母都表示理解,母亲主张选稳定的生活,父亲主张从心之所愿。

和中甲里的每个儿女一样,卓尔也在遵从内心与顺从父母之间挣扎,举棋不定。

两种决定在脑内拉扯,一点点耗损了卓尔与Bayern原本还算甜蜜的感情。

在某次家庭会议中,卓尔彻底惹怒了母亲。父亲在安抚母亲后,来安抚卓尔。

父亲不喜欢Bayern(踢法不朋克),但是Bayern对自己女儿好,所以他就没有意见了。

“像Chelsea那样的人只能谈恋爱,嫁人还是得选Bayern那样的。”卓尔母亲原话。

“这对Bayern不公平,我不是百分百爱着他就嫁给他,那是不对的。”卓尔伤心地抱住头,手碰到从前鼻环留下来的痕迹,她手臂上有一大片十分漂亮好看的纹身。
父亲抱住自己的姑娘,说:“这一切取决于你怎么想,维持婚姻未必只靠爱情的。”

“如果哪天我与我的丈夫不再有爱,这段婚姻于我而言,已经是死去的了。”卓尔说,“而且,我看得到我会和他有这么一天。”

“怎么会明知是错,还跳下去?”卓尔问。

父亲轻轻笑出声来,“你以前可以不是这样思考问题的,反对声越大,你越来劲儿。”

“所以现在变成,你们越是赞同,我越犹豫。”

跟Bayern一起,卓尔可以预见未来将会是怎么样的局面,家庭和睦,儿女成群……

早在三年前,卓尔根本没想过,自己会有这样的一天,前程如“锦绣”一般地铺展,这些都是众人眼里的“锦绣”。
她清楚的,不是她自己的锦绣。

她的锦绣前程呀,早在13年夏天断送掉了。

2、一见钟情就像,当一首歌开始播放,你会情不自禁地想跳舞。

Chelsea觉得作为乐队的主唱得有一个纹身,于是他决定去纹身,却在大门被一个花臂姑娘忽悠走了。

“搞乐队最忌就是随大流,别人都有纹身而你没有,你就是最特别的那一个。”Chelsea看了她的大花臂一眼,特别怂的问了一句:“疼么?”
他的中文并不利索,卓尔过了挺久才回答:“怕疼?那就更加不能去纹身了,洗的时候更疼。”

纹身店的店主是卓尔的极品前男友开的,她在他门口赶客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但一般那些“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的情侣档根本不会听她的话。

然后Chelsea是她成功赶走的第一个客人。

可惜当时天色已晚,彼此都没有看清对方,卓尔没被看清是因为花臂太抢眼,Chelsea没被看清是因为……长得不怎么好看。

卓尔的基友钱宝(瞎掰)为了让卓尔打开窗看看外头的花花世界,带了两张live house的门票杀到纹身店的门口,当时卓尔还在跟人掐架,对方看到钱宝气势汹汹地出现,手里还拿着折叠凳,以为是卓尔的帮手……

双方打了一架,卓尔和钱宝带着皮外伤去看表演。
对方住院……

有一些人,你平常看他,你不会将“有魅力!”“好帅啊!”“这个人真好看!”的感叹句用在他身上,可换个场合,他就是那种让你移不开目光的ringleader.

Chelsea就是这样的一个乐队主唱。

主唱是怎么样的存在?队里最好看的那个,才能成为主唱,所以……这个乐队的成员颜值都比较一言难尽。
但唯一确定的是,Chelsea是里头最好看的那一个。

表演开始了,舞台只剩下一束追光灯打在Chelsea的身上,他拿着话筒开始起范,台下不间断的尖叫在前奏结束后安静下来,他开始唱歌……

卓尔的呼吸被夺去,她屏息地看着台面上的那个男人,少年的意气风发在他脸上表露无遗,尽管他的样子跟少年扯不上任何关系,但还是觉得少年气满满--

中间分界,心理变态。

她十分土气的一个想法,在看到他的中分发型后,推翻了。

小眼,戴圆框眼镜,飞行员外套。

然后他脱下外套,卓尔好像听到自己尖叫的声音,钱宝都被吓呆了。

演出结束,卓尔都处于混沌的状态,一直拉着钱宝说,我们去后台堵他好不好?

去吧,去嘛!

钱宝原本的算盘是打算告诉基友,世间男人千千万,对你不好天天换。

但是一不小心拿错演出票!卓尔不高兴了,“他明明那么好看!唱歌又好听,词曲编曲都是他自己。”

“关键是他身上还综合了放荡不羁,与主流背道而驰的……气质,全是你命门……”

“对呀对呀对呀!钱宝你果然最懂我!不是一家人不说一家话!”

“我们只是口音相似而已!”

“好嘛好嘛,我们去后门堵他。”

事实证明,大家都是爱才的,只有卓尔看脸。

Chelsea摘下脸上的络腮胡,那个花臂姑娘说过,别人没有,他们有,才有吸引力。为了给大家证明,安安静静也可以很朋克,不得不在外形上做文章。

至于为什么是选择络腮胡,他没告诉队员们,是因为那花臂姑娘的纹身图案。

Chelsea摘下胡子的瞬间看到了卓尔,卓尔以此为威胁要他跟她在一块儿,不然就拆穿他。

队员们有点害怕,却看到自家主唱偷偷笑了一下,装出害怕的样子对门口的花臂妹子说:“是不是和你在一起,你就真的不说出去?”

“我从不说假话!”

于是乎,Chelsea被卓尔泡到手了,等卓尔脸上的伤口愈合了,他发现他们家的姑娘原来这么好看。一向对自己容貌不太重视的他开始着重打扮起来,买了好几件好看的外套。但是好景不长,这些好看的衣服很快就被他转手卖出去了,他觉得自己还是喜欢丑丑的style.本以为会被女友讨厌,哪知道,她说我喜欢的是那个认真创作的你,不是刻意讨好别人的你。

不要讨好别人,卓尔又强调了一句。

卓尔的父亲一直都很喜欢这个来自英超的孩子,哪怕老婆屡次表示不中意,他都顶住压力给女儿打掩护。

那是卓尔最开心的日子--Chelsea的专辑大卖成为那一年英国专辑销售排行榜的第一位,风头一时无两。
母亲终于松口同意他们的婚事。

可变故来得很快,一连串的事件让Chelsea跌了下来……卓尔做好最坏的打算跟他一同撑下去,但是卓尔的妈妈找到了Chelsea……

Chelsea对卓尔说,“我要到南方去混出个人样,再回来。不要等我,遇到比我好的,就走吧。”说这些话时,他心口像是被刀剜了好几下。

卓尔不肯,“我要跟你在一起,不是跟你的荣誉在一起,你跌到倒数,没关系我跟。你都不嫌弃我是中甲的,我又怎么嫌弃你?况且我又不是那种只能共富贵不能共患难的人,还是你把我看成那种人?!”

“你是我最亲爱的姑娘,我不舍得你跟着我吃苦。我家已经变得很穷了。”

“我没关系的!”卓尔哭到岔气还是没能让Chelsea收回决定,卓尔妈妈说的话言犹在耳,“我们家卓尔嫁给你,你能给她最好的生活吗?”

面对残忍的事实,他只能咬着牙用事实去证明,他可以给得起。

“你走!别以为我不敢跟别人跑了!你这样会失去我的,一定,我保证!你就是怂,这个时候带我私奔才对好吗!”

“没有物质基础的感情,那就是一盘散沙,卓尔别小孩子脾气。”

“你才是!”

分开以后,卓尔沿着原先的自己绝对不会走的轨迹走了下去,听从母亲的安排与来华发展的Bayern相亲,水到渠成地恋爱,像是赌气一般。

同样的,Chelsea为了争一口气,始终如一不妥协,终于重新拿到了第一。
他得回去理直气壮跟卓尔在一起了。

3、结局

卓尔和Bayern大吵了一架。

自从卓尔拒绝了他的求婚,说需要考虑考虑,Bayern还从别人口中得知她不肯跟他结婚是因为深爱别人。
他又不想分手,毕竟会影响到他的形象。
于是,两人貌合神离地相处着。

宴会进行得很顺利的,可卓尔站在Bayern身边听着那些虚与委蛇的句子,“我们从来不会私底下接洽对方公司的员工。”他笑着说。
但是卓尔和Dortmund都知道不是那么一回事,于是她冷笑了一声,Bayern自觉被女友拆了台,当即开口训斥了卓尔。

卓尔愤怒地转身,到洗手间补妆。

才走出来没几步,就看到Bayern跟Schalke在角落里调情!

卓尔走上前去数落他们,Schalke一脸懵逼,Bayern安抚了Schalke,猛地扯着卓尔到外面,一言不合就要动手。

被人拉住了,Bayern被Chelsea狠狠地揍了一顿,“混蛋!”

“Are you ok?”Chelsea问卓尔,卓尔还沉浸在重逢的喜悦里,但是看了地上的Bayern一眼,走过去踹了一脚。
“Now I'm ok!”卓尔说。

他们一起完成了当年没有资本去做的事情,Chelsea开着八百万的摩托车载着卓尔私奔。

“无论你是怎么样的人,我都会喜欢的。”卓尔说,“如果你再晚一点回来,我就真的嫁给别人了。”

“你不会的,他配不上你。”Chelsea说。

评论 ( 12 )
热度 ( 5 )

© 溶于烈风的雨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