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萨】请不要爱上我这么一个人

Real Madrid(少主)×Barcelona(黑医)

1.我不祈求完全的得到你。

深冬薄雪覆地,刚刚经过一场厮杀的Real Madrid从火拼现场脱逃,他的弟弟倒戈相向从他手里夺走了马德里的所有地盘,并且朝他身上打了一枪。
这可是他最疼爱的弟弟,漆黑的枪口,破空而来的子丨弹……Real Madrid吐了一口血,薄雪地上便染上了红,他用衣袖擦干了嘴巴的血迹往这座城的边界走。
他不能死,不能输得一败涂地后再死于敌人的手里。

Barcelona是在这个时候捡到受伤的Real Madrid,看到这个男人时,Barcelona想起的却是往日跟随父辈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时的惊鸿一瞥。当时他是怎么样的一个存在?她只想说,从未有谁可以将白色在一片血色里穿得如此一尘不染。他嘴角噙着一抹志在必得的笑,就如同此刻——
他这般狼狈的境况,还是笃定了她会救他。

Barcelona是这一带有名的地下医生,没有执照专门医治那些正规医院不能接管的伤员,那些伤员们来自各行各业,雇丨佣丨兵、卧底、黑丨警、毒丨枭……
嗬,这些亡命之徒。

她故意下重手去给他拔子丨弹,谁叫他不惜命?谁叫他不走运落到了她的手里?

Real Madrid一声不吭任凭处置,Barcelona他是见过的,在彼此的父辈兵戎相见的那个年代里。如今他们都不再是当年的稚嫩模样,他也到了而立之年,可她还是一副小姑娘的模样,大概是因为矮?
这样想着,手臂又被缠上了纱布,她力气可真大。Real Madrid不说话,那眼睛瞧她额角处渗出的薄汗。

到了他们这一辈Barcelona的家族已经退出了腥风血雨的江湖。却没想到他们家族的继承人窝在一个黑丨诊所里给他们这些在刀口上舔血的人……卖命?
还是赚他们的钱?

Barcelona避开Real Madrid包含着戏谑、探寻、冷凝的眼神,努力让自己在他面前挺直腰板,像个真正冷酷无情的医生:“拆线之前不准沾水。”

残阳如血,Real Madrid嗅着这昏暗屋子里浓郁的消毒水味,以及从坏掉了的血袋破洞飘出的气味,他并不需要抬头就能与站着的Barcelona对视。

“收留我。”他没傻到用无力去要挟她就范。
“为什么?”Barcelona冷笑,微微靠近Real Madrid,“我为什么要去收留一个丧家之犬?”

“我帮你把地盘抢回来。”Real Madrid从西装口袋里摸出烟盒,叼起一根烟用火柴点燃,整个动作一气呵成。这浑然天成的倜傥不羁跟那跌落尘土里也无法舍弃的贵族风骨糅合在一起,很难分得清谁占上风。

他的眼神从烟头的火光转到她身上,“我当你的枪,你指哪我打哪。”她的目光落在他指尖间的那簇火苗上,喃喃道:“天底下哪有这么划算的事情?”

“有的。”Real Madrid站起身,半敞着衬衣露出大片绑着绷带的古铜色皮肤,有种禁丨欲的美态,他挨得Barcelona很近:“你收回失地,我隔山打牛。”

“万一我收回失地翻脸不认人呢?”Barcelona笑了笑,“你别忘了,是你对你弟弟的放任才会落得今天的下场。”

“你不会。”他将燃尽了的烟丢到脚下踩熄,猛地将他们之间的距离缩减,“你爱我。”

2.这里的风景叫做曾经爱过。

Barcelona闭上眼,让他无法窥见她眼底在听到那三个字时掀起的浪潮,她很快又睁开了眼睛,“别忘了,如果不是我妹妹落在你弟弟手里,我犯不着去勾丨引你!怎么?你还没清醒,还意犹未尽?可是怎么办,我早就从那场噩梦醒过来了。”

Real Madrid的眸光顿时凶狠起来,可倏忽间又软化下去,Barcelona在说谎,他清楚得很,可又在听到这些字字句句时无名火起。

呵,该死的血统论。

他还是笑,“对,那个噩梦……真是有够真实的。”

当年闹得不可开交的爱侣Atletico Madrid和Rcd Espanol,如今一个踢下自己哥哥成为一方霸主,另一个早早嫁给了马德里卫星城的市长Getafe C.F.过上平静安稳的生活。

“他想要万人敬仰,想要众土臣服,他还要将爱人带到他打下的江山去。”Real Madrid望着Barcelona字字句句说道,他没说,这也是他的愿望。

“提醒你的妹妹和妹夫,Atletico Madrid要动手了。”他的语气不辨悲喜,Barcelona冷笑一声,“你们都是一样一样的。”

Real Madrid笑意盈盈地逼近Barcelona直到将她困在自己与墙壁之间,墙壁上粘着积了厚灰的海报日历,他的手掌压在了上面,问:“怎么一样了?”

“Atletico Madrid强取豪夺并且蛮横不讲理,我跟他不一样,我不会强迫他人,我让他们自愿走向我。”他脸上的自豪如此明显,他的确有这底气,Barcelona望进他眼睛深处去,说:“你们兄弟俩的本质都是一样的!”

“你是说血性?呵,别告诉我,你们没有?出来混,这点儿硬气不是‘应该要有’而是‘必须得有’。那可是安身立命之本。”
Barcelona曾经的军师,现在德国南边霸主的军师就不主张这些。
“安身立命?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所以才会跌落,执着于那些虚妄。Barcelona的反驳算是激怒了Real Madrid,他握住她的手腕:“你且看看,若是没有它,谁都不可能重新站起来。”

“Barce,你在你父辈砌建的堡垒被保护得太好了。”时隔多年Barcelona再度从Real Madrid口中听到一模一样的说话时,回以一声冷笑:“你看看,这样的堡垒,算是什么保护?”

“你的家族曾经称霸多年,这些就是你们的祖辈给你们护荫,试想,假使没有这些,那些豺狼虎豹早就瓜分了你这小小的栖身之所,你以为你医术精湛无可取代?不过是你尚有些许震慑力,和往日是荣光加身而已。他们为什么没有动手?一,恐惧于你昔日的实力;二,烂船也有三斤钉,他们摸不清你的实力;三,你是唯一能够和我匹敌的人。”

Barcelona仰着头看他,说:“很好,你说服了我。行,我们联手。”

3.踏着雪白骸丨骨,我再世为人。

Barcelona的生活开始因为Real Madrid而变得忙碌起来,她要时常留意新闻里会否出现尸丨首认领,或者群丨殴发生的地点。Real Madrid在得知她的担心后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为了不让你担心,我得赢啊!”

她不动声色实则担心的要命,“好啊,省得花钱殓葬你。”她把双氧水往他的伤口处倒,惹得他倒吸了好几口凉气,“疼就喊,这里没别人。”
Barcelona口中的“没别人”叫他心生喜悦,“的确,你不是别人。”她瞥见他脸上暗暗绽出的欢喜,放缓了动作,相依为命这种词语怎么可以从她心里冒出来?可偏偏事实给了她去妄想的能力。

有些东西开始越过界限肆意蔓延。

深夜,全城停电,他手机占线,没了踪迹。Barcelona提早结束营业打着手电筒一个一个街区地找过去,哪里人声鼎沸她往哪跑,走到脚后跟酸痛还是不见他的影子。

这时,手机铃声如同惊叹号一般在这漆黑的夜里响起,是陌生号码。Barcelona还是接了,她怕是他。

“好久不见,Rcd Espanol的姐姐,但愿你还没有忘记我。”Atletico Madrid沙哑低沉的声音从沙沙作响的电波中传过来,Barcelona立马反应过来,对电话那头的人说道:“他在你那里!”

“你好像很担心的样子?噢噢噢别担心,他可是我亲爱的哥哥,我怎么可能会伤害他?我在第四街区,你刚刚从我们面前经过一次,可惜我那死要面子的哥哥不肯呼救,不然你们俩早见面了。”

“快点来,医生姐姐。”

Barcelona揣着枪单刀赴会,Real Madrid如同沙袋被丢在地上,Barcelona冷而静地快速掠过他,直直与Atletico Madrid对视,“好久不见,Atletico Madrid.”

Atletico Madrid见Barcelona单枪匹马来,说:“还真不怕死,一个人来。”

“要带他走,可以,你让Rcd Espanol来见我。”他踹了自己哥哥一脚,对Barcelona说。
“Rcd Espanol不会见你,我也不会让你有机会看到她。她说过哪怕你赢尽了天下人,你今生今世都别指望她会见你,因为你没资格!”

他和她同时拿出了枪,不同的是他身后还有一票人,而Barcelona只有自己,“我们比一比,谁的枪快,用命来赌。”

“好,只要你活着,你就能带走他。”Atletico Madrid应承了Barcelona,“死了也没关系,我送你去见你妹夫。”

“你!”Barcelona看到地上奄奄一息的Real Madrid心如刀割,却又不能冲动让对方占到便宜,于是沉下气来,她必须活着。

Atletico Madrid中了Barcelona两枪,而Barcelona中了Atletico Madrid三枪,她死死握住枪,朝Atletico Madrid露出一抹几乎可以称之为胜利者的笑,“我还活着,我可以带走他了吧!”

Atletico Madrid惊讶于Barcelona泰山崩于前却不为所动的模样,他自觉身上的汩汩流血的伤口正呼呼灌着冷风,冒着冷汗,但她却像个没事人,问他,是不是能带走他哥哥。

她撑不了多久了,带走就带走,让他们死在一块儿当做一件好事。

Barcelona搀扶Real Madrid一同回家,月光拉长了他们的身影,一高一矮。
血一滴滴地落在了他们归家的路途上,整个城市下起雪来,安安静静地铺满地,掩盖了那一朵朵血花……
她感到乏力,寒冷和虚弱,Real Madrid从昏迷里醒来,抱稳了摇摇欲坠的Barcelona,“别睡,我们还没到家!”她放松下来,“好,我们回家。”

“你说得没有错,我爱你。”Barcelona说,“去,夺回马德里。”
“别睡。”
“好,我不睡。”

“你这个骗子。”Real Madrid抱着Barcelona泣不成声,西班牙最后一场雪扑簌簌地下了整夜覆盖住他。

——END——

评论 ( 4 )
热度 ( 11 )

© 溶于烈风的雨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