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红】我非常非常想你

*红红生贺

*校园言情风、背景是饶雪漫的天中,17岁

*文笔没能成功模仿饶雪漫,作者表示很受伤

*金总是自由堡的


Charlie同Erik不是天中的传奇里最浓墨重彩的一笔,同那些只是轰轰烈烈的故事相比,他们算不上传奇。

 

2010年,夏,美茵茨。

昨天还是炎热的可以的天气,今天骤然回到了秋季,Charlie翻出已经收起来的针织外套穿在校服外头,带着昨晚熬夜写完的卷子回学校。经过饭厅的桌子,上面半张桌子都是她爸爸做好的早餐,旁边放着一张纸条,“今晚晚餐自己解决。”

Charlie拿了面包和两瓶牛奶跟试卷一块堆在书包的最后一格,文具和笔记本放在第一格,“不知道那傻小子今天有没有吃早餐。”想了想Charlie又把桌上的鸡蛋全拿了揣到兜里,待会坐公交的时候看到Matthias,可以拿来给他当早餐,毕竟是跟那傻小子住在一块的人,费脑费力气。

 

天中早读是在7:30分,但是每个班都硬性规定7:00必须坐到自己的位置上,所以Erik每天都有半个小时的时间抄作业。今天Charlie来得跟往常一样早,他一进教室就看到了她,她微微低着头在跟前边的女同学讲解题目,他猜,是昨晚那道数学大题,又或者是英语的完形填空?

总之,昨晚他只做了几道题就去洗澡了。

“Matthias,为什么高中的题目那么难。”Erik打了个哈欠,拿出语文书,Matthias瞥了好友手里的书一眼,冷淡的开口:“今天不是语文早读。”

“额?但是老师说今天上课要抽查我古诗词,我还没背……总觉得老巫婆她看我不顺眼啊!”Erik挠了挠头发,很是苦恼的样子。

“你说我要怎么才能追上Charlie呀,她脑子真适合念书,有时候真羡慕她。”

Matthias不解地看了他一眼,所以这货是在秀恩爱?

 

Charlie很快就从自己的位置走向Erik,麻利地把自己的作业本递过去,“赶紧抄吧。”

“吃早餐了吗?”这句话是对Matthias说的,后者面瘫地摇了摇头,就知道副班长又要用早餐大发他去走廊跟那几个背英语单词的妹子站着,免得在这里当电灯泡。

Charlie等Matthias走后才坐到他的椅子上去,拿起Erik的练习册翻起来,用铅笔给他勾题,“昨晚布置给你的题目你写完了吗?”

“……”正在埋头苦抄化学题目的Erik没敢接话,过了好一会儿才敢回答,“写了的,就是全错了。”

“嗯?我看到了。”Charlie的声音没有什么起伏,Erik竖起耳朵听她翻书的声音,还有铅笔与纸张摩擦时发出的细微声响,所以呢,她是要动手打我了吗?

 

从他们两个人误打误撞地建立互帮互助学习小组的友谊后,通常都是这样的相处模式,尽管Erik已经很喜欢Charlie了,可还是没敢表白,他给自己订下的期限是考进全年级文科排名的前一百后,才去做这件很有可能导致他们不再是朋友的事情。

他是很喜欢她的,所以不想以一个吊车尾的形象站到她身边。

 

暗恋,很多时候,酸比甜要多,可要命的是,为了那一点点甜,你是愿意付出全部的。Erik之于Charlie就是这样的存在。在大多数同学的眼里,Erik只是一个长得比较好看的体育生,在极小部分尖子生眼里,Erik就是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但是脸长得不错的体育生而已。

可在Charlie眼里,除了头发没染好之外,他就是个独一无二,只要他出现,她眼里就看不到别人的少年,当他朝她露出或羞涩或欢欣的笑容时,她觉得自己恍如置身花海里。他眼睛里不掺一丝的杂志,干净又明快……

她可以用许许多多好听的句子来形容他有多好,但是她没有办法用嘴巴说出,她有着她那个年纪的女孩子独有的骄傲,她就在想,她的眼神还有她的行动无疑是早已透露了自己的爱意吧。

这样明显,他难道还感觉不到吗?

 

解答完题目过后,他的题册还有练习本都是满满的公式和英文单词,他摸着纸张因为下笔时太过用力儿出现的凹凸痕迹,心里是透亮透亮的快乐,就连第一节课语文老巫婆的抽背都不再难熬。他背完书后,第一个朝自己投来赞许目光的是Charlie,这比得到老巫婆的嘉许还要开心。

他坐下来,抽出一张信纸窸窸窣窣地开始写情书,Matthias在语文书下垫着物理题册,正在埋头苦算,等他算出来后,再看自己的同桌Erik已经写好一封情书外加画好了一副画。

看着他那副样子,还要信纸上若有似无的香味,Matthias希望自己不要谈恋爱才好,恋爱中的人,看着都觉得有些……一言难尽,来自一个还未早恋的boy迷の心声。

 

其实有点想恋爱啦,如果有个英语成绩比他好的女孩子,天天督促自己……那他的英文一定也会变得好起来吧!

 

情书没能送出去,下课的时候Charlie的妈妈就是语文老师,把Erik画的画没收了,看到自己的女儿被自己班上的男生画在纸上,她不动声色,也不发难,只是留了Erik的堂,“下第四节课留下来。”

 

Charlie周三就被她妈妈送到别的城市去当交换生,等她回来后,Erik已经转学到了他们市里数一数二的体育学院,据说高考可以保送到邻省第一的体育大学。

这一段青春往事就这么不了了之。

 

晴天雨天星期天,Charlie都非常非常想念Erik,她写了很多的信,但是一封都没有寄,她知道这些都是妈妈瞒着她偷偷做的。Erik离开之后,不知道在新的学校过得如何,每天早上还会习惯地给Matthias带早餐,只是那个要她检查作业的红鞋少年已经离开了。

 

她时常路过他们一起躲过雨的屋檐,那里已经被爬山虎占据,绿油油的连成一片,她穿红色的裙子站到中间去拍照,那一天,她19岁,高考结束。

 

2012年,夏,多特蒙德。

Charlie考到了多特蒙德的体育医学科,新生报道那天她作为学生代表去开会,在会上同已经成为体育部部长的Erik重逢,他高了瘦了,脸更红了,不知道是热的还是因为看到了她。

两年的分别,大家见面时都难免有些疏离,但在Erik看来,他们之间那一点点分别的时间根本就不存在,他还是跟以前一样。Charlie不知为何眼眶有些热,她觉得自己走了那么长的路到今天,其实只是很想再见到他。

他会否也是跟她一样的心情?

 

“Charlie,你明天有空吗?”

“有空啊。”

 

Erik为了这次约会特意去换了新的发色,原想着等了那么多年终于可以光明正大表白的时候,Charlie拒绝了他,“你头发是怎么回事?我不认识你。”

“……”这跟说好的剧本不一样!、

 

也一同在多特蒙德念书的Matthias在自己寝室打了一个喷嚏,他发誓,Erik作死要染这个颜色的时候,他是劝过的。

 

隔壁制药厂的职工坎普尔又过来蹭饭了,Matthias叹了一口气,这就不是他的问题啦。





评论 ( 7 )
热度 ( 5 )
  1. 激辣溶于烈风的雨人 转载了此文字
    原po是我的天使👼

© 溶于烈风的雨人 | Powered by LOFTER